今天是:
您可以选择访问: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龙陵县 昌宁县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宣传教育>>正文
【清风文苑】一林秋色天地远
2018-09-30 17:09  

九月以后,秋风微微起了。坐在窗边的位置,更加感受着秋的寂静和美丽。初秋,似乎所有希望的生机都沉默不语地沉沦在凝固的岁月里。却会让人觉得,秋树静美、秋叶翩飞,虽然凋零了繁华,却在内心深处酝酿着更为浓烈的温暖和希望,在来年绽放更加无以伦比的美丽。

村庄里,秋意似乎比县城来得更早一些。光线照在树枝和马路上,无比澄澈。早晨,秋天弥漫着来自庄稼、果树、河水和青草混合起来的味道,很清新,也很好闻。推开朝南的窗户,我能清晰地听到家门前那高高的银杏树,正敞开着枝丫,让叶子落得哗哗直响。那些轻盈的扇子一样的叶片,在空中翻了几个身,才落到松软的土地上,把地面铺成了一片温暖的浅黄。有些洒在母亲的菜地里,俯面贴在碧绿的青菜叶片上,黄绿相间的画面,很是好看。人们再也不能穿着薄汗衫,在林间行走,或者睡在两棵树之间的吊床上,与人说笑了。这个时令,林中的树叶、田间的草木正由深绿变得微黄,最后慢慢单薄。

初秋,只是这个季节的一个短暂过渡。很快,中秋就会登场,带着所有的喜庆敲锣打鼓地来到人间。十月,是收成的大好时机,稻谷饱满,日头火辣,人们忙着把稻谷收进粮仓。杜家大河旁那些经过修整的土地,和人工切割的豆腐块一样均匀精致,收割机在里面几个来回,整块的稻谷便收割完了,一墒一墒的谷杆在田间一字排开。两三天的功夫吧,田里的稻谷进家了,父亲和母亲忙着把深蓝色的大张油纸铺开,把金黄的稻谷晾晒在阳光之下。不仅是自家的院场,旁边的公共的绿色草地也成了天然的晾晒场,家家户户争先恐后地在那里铺开油纸,耗下一个位置。晒、翻、收,一天几个轮回,村子的草地里涌满了晒谷子的人们,自然被人们痛快的笑声激起悦耳的回响。每到这个时候,天空的浅蓝、云絮的洁白、草地的黄绿、稻谷的金黄甚至油纸的深蓝,会在阳光的照耀下,形成鲜明的对比,勾勒出秋的盛况。

秋天更近一些的时候,田埂上,沟渠旁,秋草便倒伏下来,被密密的露水覆盖,一踩就是一个鞋印子。收拾好稻田后,村庄里的人们自然不肯闲下来,他们又接着向前俯下腰身,将田地中的大土块用锄背敲碎,继续下一季的播种。这时候,母亲常要在地头耕出一块地种菜,青菜、白菜、萝卜,另一旁则种上大片的洋芋。每个清晨,当大地上露水最繁盛的时候,第一缕橘红色的晨光欣欣然升了起来。每一根草叶,都噙着清凉的露珠,立在有些枯败的草埂上。早早出门去干活的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在草埂上留下深深的脚印或者轻易摸到脸颊上密密麻麻的露珠。直到九点以后,太阳慢慢升起来,露水才慢腾腾地蒸发到清爽的晴空中。记得年少的时候,母亲总会在这个时间点,给田里耕作的父亲送来一个刚烤好的饭团。圆滚滚的饭团,撇开一口后,冒出热腾腾的气息,混合在这田野之中,散发出独特的香味。

西边的池塘里,那些娇嫩的荷花早已收起灿烂的笑脸,大片的荷叶一下子就像老头老太太们皱纹密布的脸,变得颓唐起来,只剩下村头成片的雏菊在天地之间绽出一片深情的黄。大地随之进入深秋,就像年轻力壮的男儿迈入中年,步伐放慢,却稳健了很多。生命之秋亦是如此,不再像春天那样争先恐后地绽放色彩,却沉着冷静地挂上硕果,丰满地表述着秋的深刻和韵味无穷。自夏而秋,这是老天用很大力气完成的一件事情,也是人间万物自然生长的呼唤。所以,秋天很慢,农家人要收获无数的粮食,村里的缅桃树、藤石榴要收获无数的果实。果实太丰硕,秋天自然也舍不得把这些沉甸甸的果实给摔个跟头,所以每一个步伐自然显得无比的缓慢。正是在这缓慢而长久的时光里,我看见人们的脸颊上开始闪现红光,露出甜蜜的笑脸。

秋天很慢,热带乡镇里的缅桃树、藤石榴正热火朝天地收获无数的果实。这片银杏林,也要收获无数有着乳白色光滑外壳的果子。果实太丰硕,秋天自然也舍不得把这些沉甸甸的果实给摔个跟头,所以每一个步伐自然显得无比的缓慢。就如同乳白色外壳外面,原先还穿着一件碧绿的外衣一样,正是在这缓慢而长久的时光里,经人们反复搓洗,才能退却,露出鲜嫩的乳白色一样。很多个寻常的日子,亲切的农家饭桌上,上一锅银杏炖鸡和一些家常菜合上清香的米饭,总会让人觉得温暖而又踏实。去掉乳白色外壳的银杏果肉,泛着通透的翡色,引诱着人们舌尖上的味觉,成为日子里最真实的幸福所在。且不说如斯美味,能在一席雅致的秋林中品尝一道大自然的盛宴,那么再平常的日子,也会因此柔情和诗意得很多。

可惜的是,我们这些生活在县城的人们,总是与秋隔着那么一段距离。很少得有闲时,在某个时刻抛开世俗琐事,沉进银杏林里,静静感受秋叶簌簌落下,默默观看天蓝如海的宁静悠远,携友采摘一筐暖黄的菊花,又或者走进林间、走过沟渠、听过虫鸣,看人间草木镇静地经历萧瑟,再死而复生。季节之秋,仿若人生之秋,萧瑟之中蕴含的深刻,实则承载着丰满的美丽。秋于万物,应是一种掷地有声的语言。

三十岁以后,生命似乎就不可抑制地朝人生中一个又一个秋天迅勇奔去。所幸今秋,得以静看一林秋色似一副水彩,亦浓亦淡,温暖我的岁月。想来,人的青春秀美亦如同此林的风韵芬芳,终究会退去,而它们终究会在我的生命里,成为一抹悠远的淡菊,默默释放出香气。(杜加从)

【打印此页】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 腾冲市纪委主办

    运营维护:腾冲市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保山铭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52202000185号